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独立日 > 正文

有关声响的优美散文引荐

时间:2019-09-29来源:地貌旋回网

  没有一个纯粹伤感的人,也没有一个纯粹乐观的人,只有在适当的时候释放情感的人!只愿去凝听岁月的声音做个有心人!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推荐的有关声音的优美散文,供大家欣赏。

  有关声音的优美散文推荐:幸福的声音

  作家朵拉有一句至理名言: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滴有自己声音的水。每一份幸福也正如那一滴有自己声音的水,你可以选择其滴落的方式,但它的声音你别无选择。或许生命的凯旋会让所有的尘埃都显得微不足道和微乎其微,袭过的风也都会在吹过之后不留痕迹的散开。但那些关于父亲声音的幸福,纵然消逝也会在我的生命中永恒。

  我和父亲一直生活在一起。小时候我身体不好,父亲看我长得特别瘦小,心疼啊!想尽一办法弄很多好吃的给我吃。可惜那时我胃口小,什么都吃不下。父亲觉得浪费粮食是不好的行为,于是就以身作则,用行动告诉我不能浪费!那段时间,父亲的体重直线上升。不过后来,我越长越大,胃口好的不得了,好东西再也没有父亲的份了,我吃在嘴里,父亲甜在心里。

  父亲是个非常勤劳的人,喜欢把家里的各种物品准备充足。那时工作在山里,他每天下班回家的的时候,自行车后除了一个大大的柏油桶外还会带上一大捆柴禾,天气变冷了,他每天一大早就在院子里劈柴,把整个冬天烤火用的柴禾、木碳准备得足足的。每天早上,我会在晨光温柔的抚摸下,从甜美的梦中醒来。听着父亲有节奏的熟悉的劈柴声,感觉幸福而甜蜜。亲眼见证父亲多年一个人的辛苦,我曾问过他,母亲为什么不和我们在一起,他总是安慰我“我是线务员,天天在外面上班,没有时间照顾母亲,以后有条件就一定把她们接来,我们永远在一起!”也许这就是幸福的声音,飘荡在轻柔的空气中,犹如泉水般地清澈;犹如绯红的红酒未饮先醉;犹如天籁之音余音绕梁,是岁月中不绝的回响……这个声音一直伴随了我整个童年。

  成长的脚步匆匆,有了母亲的日子,让我无暇驻足聆听幸福的声音,父亲的工作也越来越忙,有时很长时间看不到父亲。但生活的每武汉哪能治好癫痫病,癫痫这样治靠谱个角落都堆积着暖融融的亲情爱意,幸福总是如影随行。岁月的车轮载着我碾过天真烂漫的时光,走过了年少多梦的季节……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母亲的突然离世,我学会了冷漠也学会了孤独。看人来人往,风起云涌,花开花落,感受日子从我的手指间无声无息地滑落,怅惘而落寞。

  一天,我很不开心,问父亲:“我怎样才能幸福?”父亲沉吟了一会,蹲下身,捧起一捧沙,沙平平整整摊在父亲的手上。我很是不解。这时,父亲用力一挤,沙便从指缝间四散溢出。我一下明白了,原来世间并不缺少幸福,只是当你急于要拥有一切时,握得越紧,反而失去得越多。幸福很简单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有人,腰缠万贯,锦衣玉食是幸福;有人说乐于助人朋友如云才幸福;有人想身体健康平安福;有人告诉我成绩好才能幸福;而我的心在说,天天开心就是幸福。真的,幸福就这么简单。走在异乡的小路上,家人的电话是幸福;踏上火车,朋友惜别的话语和泪水是幸福;无助的时候,陌生人的问候和慷慨的帮助是幸福。幸福就在身边润物细无声地滋润着每个活着的人。

  风吹细雨成旧事,衰叹菊落伴雪来,不觉间,慈祥的父亲离开我们已有五十多个日日夜夜,在这段时间里,伴随着我们无尽的想念与哀思。回忆过去,我是一个爱与被爱包围着的人。一直生活在父亲幸福的怀抱里,被爱所环绕,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父亲的爱和宠,面对父亲的离去,无法承受。我常常问自己:我的幸福有声音吗?细细数着过往的细节,发现原来有如此多的幸福围绕在我身边,有的需要用心来听,有的需要用心来感受。顾城说,人生很短,人世很长。生活在幸福的世界里,静静地,听清风在耳边呢喃,细诉着点滴的幸福,故拿起笔,寻找幸福的声音。感受着亲人的爱,我们是幸福的。幸福就隐藏在生活中的一件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事里,不必用言语表达,就可体会到幸福那甜甜的味道和美妙的声音。

  有关声音的优美散文推荐:声音的诱惑

  从懂事起,家里的一部老式收音机就是我的最爱,即使后来有了电视,我还是难以割舍抱着它收听各种孩子每天晚上睡觉抽搐节目的诱惑。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那个时候对收音机的一切节目都感兴趣,广播剧、电影录音剪辑,小说联播,评书相声,甚至少儿节目等等。迷恋那时所有的老一代的波音员:葛兰、夏青、方明、红云、金乃千、孙静修等等。在声波铺就萦绕的世界里,我可以肆意徜徉信马由缰,有山花烂漫碧草连天;有乌云密布狂风暴雨;有云开日出海阔天空;还有悲欢离合幸福甜美惊天动地血雨腥风。我领略了自然风光和人间悲喜。这是一片任我思想遐想梦想幻想想当然;发呆发愣发痴发傻发神经的天地。每天的波音节目表都熟记于心,现在想来就是一种痴迷的状态,每当趴在收音机前,整个外界都被来自于这个叫作收音机的小东西里传出的声音屏蔽了,而我就痴情沉浸陶醉在声波营造的美妙绝伦的世界里。

  后来自己粗略算算,许多的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都是那时听来的,比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虻》《三个火枪手》《白痴》《荆棘鸟》《西游记》《李自成》《三国演义》等等有几十部;除了小说还特别偏爱广播剧和电影录音剪辑,现在记得的比如外国题材的有《棺材之谜》《东方列车上的谋杀案》《简。爱》《大篷车》《魂断蓝桥》等等;中国历史题材的《蔡文姬》《忽必烈》《杨门女将》许许多多。也正是基于此,于是便练就了对声音的敏感执着与痴迷。最喜欢上海电影译制厂、长春电影译制厂老一辈配音演员。乔榛的浑厚悦耳,童志荣的风流倜傥,李扬的滑稽俏皮,陈述的阴险狡诈,丁建华的天真无邪,邱岳峰的凝重深邃,向隽姝的高贵典雅…还有韩非程之于鼎尚华陈汝斌等等等等,每提一个名字,声音就在耳畔响起,就会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我好痴迷——-这些风格迥异却一样的充满磁性和魅力的音色;我好钟情——-这美妙声波为我萦绕的奇妙世界——-只属于我自己的纯粹诱惑。邱岳峰与罗切斯特,李梓与简,陈述与洛伦斯,徐涛与白瑞德,郑建初与斯卡莉等等等等经典作品里的人物和配音者,他们浑然天成,无与伦比。

  因此也奠就了我对配音作品的挑剔,因为一直以来影视作品就喜欢译制片,至今家里有各类经典大片的碟片,但如果配音不好,是不会去看的,只要不是期望的音色就会了小儿抽搐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无兴趣,总觉得失败的演绎玷污了原作。如果说现实生活中以貌取人有失偏颇,那我的以音论作就更是有些不妥了,但是,有些偏颇纠正了,世界就不是多彩的了。所以声音与我的诱惑会如血液流淌在身躯里般种在只属于我自己的这片天地里!今生注定,无论何时何地何年何月何时何刻都无可救药的迷恋痴迷沉浸沉醉在这——-声音的诱惑里!

  有关声音的优美散文推荐:乡村好声音

  总有一种声音,穿越千年,流浪于北国的山川和江南的烟雨中。那如梦似幻的美妙声音,生在乡村,长在童年,成熟于羁旅乡愁里。

  春回大地,柔风拂面,细雨迷蒙。撑一纸雨伞,徜徉于幽深幽深的胡同小巷,听风,听雨,听心魂的律动,那是一种心旌摇荡的奇妙境界。盛夏暑热,坐于庭院,听滚滚雷鸣从遥远的天际如万马奔腾而来,大地在狂风中摇撼,一场期盼已久的骤雨越过山川江河,忽忽拉拉地泼洒在屋顶上、庭院中、田野间、小溪旁,那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醉美景色。用心倾听,你会感知神奇的大自然所给予我们的壮美!

  冰冷的秋雨,淅淅沥沥,落在失意者的心扉上,游子的乡愁中。瓦屋听雨,一任点点滴滴到天明,平平仄仄的雨声搅碎了恬安的心境。披一件夹衣,在暗夜,坐对秋风,别有一番幽思忧愁在心头。冬日黄昏的天空下,是一片枯黄瘦削的世界。凛冽的寒风一过,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便随之而来。拥被而坐,香茗在手,泥炉火旺,捧读古书,听风雪恬然行走的声音,那种心神入境的感觉是非优雅闲适之人不可得。

  乡村是一首以动衬静的唐诗或宋词。春蚕蠕动,吞食桑叶的清音,惊醒了一冬酣眠的万物。春风一过,千翠万绿。夜阑人静,凝神屏息,那些草儿、花儿的呓语,树儿、苗儿伸展臂膊的响动,全都飘近耳际。这令人心醉的仙乐是春姑娘的演奏,是生命的颤动。夏夜的蛙鸣、蝉噪,秋天的虫唱、鸟鸣,都是乡村所特色的音乐。只有到了冬日,那些大自然中的演奏者似乎感到了身心的疲惫,全都收起了各式各样的精美乐器,躲进舒适温暖的暗室,去做一场春秋大梦。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好吗p>  其实,也并非完全如此。在人们沉睡的暖梦中,忽而就会传出一声雄鸡的啼鸣。这声音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惊醒了熟睡中的世界,随之万鸡和鸣酬唱,前者呼,后者应,此起彼伏,织就出一曲高亢、激越的交响乐。鸡鸣,狗吠,鸭唱,鹅叫,猪哼,马嘶,牛哞……北国乡村的早晨,是一片欢腾的天地。醉听乡音,如痴如梦,童年的情趣,自是美梦一场。

  辟辟啪啪的鞭炮声是乡村最为动人的打击乐。将积攒了一年的硬币怯生生地捧给站着巷口的小商小贩,接过两小挂红纸包裹着的鞭炮,那种压抑不住的喜悦是常人无法想像的。带回胡同,叫上十数个伙伴,围在一起燃放。点了捻,捂了耳,远远地躲在街口,但满心希望的还是听到那“啪”的一声。声响过后,伙伴们欢呼雀跃,满脸迷人的童真中让人看到了对年节的祝福和祈盼。

  繁忙的季节,喜欢听乡间的吆喝声和辟里啪啦的鞭子声。看吧,田地里,场院中,山岗上,全是忙忙碌碌的人群。耕地,耘地,用结实的碌碡辗压麦子……赶牛赶马是一件技术活,那些对牛马的吆喝口号,是非滚瓜烂熟于心不可。否则,你是永远也学不会驾驭牛马。想要马前行,你要轻轻地扬起鞭子,用手猛地一扬,“啪”的一声,清脆悦耳的鞭音立时让马儿知道了前行的方向。不单单如此,鞭响过处,还得喊出一声“驾”。喊得声音小了不管用,声音过大嗓子又受不了。音要悠长,带点余音最佳,那凛然的威严,全在这一声“驾——”中了。啊,美妙的吆喝声和清脆的鞭音,从《诗经》里传来,一直飘到我的案头,听后至今让人荡气回肠,心潮澎湃。

  流浪的二胡和悲咽的唢呐总是喜欢行走于乡村的大街小巷。那些缠绵悱恻、填溢胸襟的伤感之音,常常将我从梦中惊醒。我懂得了瞎子阿炳的人生遭际,感悟到了任同祥的心路里程。听二胡,听唢呐,听出的大约就是一些底层老艺人的无奈与悲伤。但终究,我还是喜爱在乡间的夏夜,看流星飞逝,听这种超凡脱俗的悲悲咽咽的声音。

  总有一种声音,从乡间的小巷中、田野间扑面而来。真想,坐拥天地间,独自,听那些来自乡村的令我心神摇荡的神妙仙乐。

------分隔线----------------------------